不忘初心求大爱文档(9000字)

来源:m.ttfanwen.com时间:2016.4.18

不忘初心求大爱

施大畏《人民日报》(20xx年11月09日12版)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在近40年的艺术创作生涯中,我对诗人艾青的这句诗深有感触。

我是一个工人出身的画家,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当年那些和我一起工作过的朴实的建筑工友。当时,他们知道我喜欢画画,就让我做了在建筑公司里最“奢侈”的工作——油漆工,在为工棚的食堂创作毛主席肖像的那些时日,我感受到做好一名专业画家的崇高的喜悦……自此,我这棵喜爱绘画的幼苗得以成长起来。

19xx年,我进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成为一名专业美术创作者。之后不管是去井冈山创作《朱德同志在井冈山》,还是赴黑龙江元茂屯收集《暴风骤雨》的素材,在拿到创作脚本的第二天,我都会毫不犹豫地踏上写生的旅程。那个年代,生活和创作条件还很简单甚至艰苦,但在那些日子里,白天写生,晚上记笔记,和老乡在大炕上唠嗑,喝上大爷端上的一碗凉茶……这些深深印刻在我脑海里的来自普通人的真挚情感,包含着大众对文艺工作者的尊重和期盼,点燃了我创作的激情,也让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文艺工作者的立身之本。

我们生活在一个好时代。改革开放30余年,为我们的文艺创作提供了肥沃土壤。作为其中一名逐步成长、成熟的创作者,回顾自己的创作经历,我也有过困惑:日子越来越好了,美术创作也不缺政策的支持、资金的保障,但是好作品是不是越来越多了?答案值得反思。虽然时代前进了、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但许多美术创作者确实有些迷茫:在世界文化多元样式的呈现下,如何更好地坚守文化立场、坚定艺术判断?随着文化市场的蓬勃发展,如何正确对待纯粹的艺术创造和商业化的市场运作?这种迷茫有时会让创作者变得焦躁,缺失了应有的淡定和从容;使部分艺术作品缺失了真正讴歌人类真善美的内在力量,进而使我们的时代缺少了一些打动人的优秀作品。生活环境好了,与普通人的感情淡了;画室空间大了,离社会生活远了;市场有了,我们的创作状态浮躁了;艺术技艺精湛了,作品的内涵却浅薄了……究其原因,我想是因为我们未能始终葆有初心,在爱的天平上,把原本应该面向人民的“大爱”,更多地偏向了对自己、对个人的“小爱”。

有两件小事一直深埋在我的心里:一是在山西省河曲县赵家沟小学写生时,我看着一批没有课外读物的孩子们,中午躺在炕上消磨时光,这促发我思考恪尽职守给他们带去影响一生的智慧;二是有两张照片一直放在我的工作室里,照片的主人公是同一个陕北老汉——19xx年,我去陕西省榆林市高家堡写生,一位老汉和蔼可亲的形象打动了我,我为他拍下了第一张照片。10年之后,故地重游,我在村口又遇见了他,并拍下了第二张照片。10年里,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老区乡亲们的文化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善,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默默劳作在那片土地上。赵家沟的孩子和高家堡的老汉促使我沉思:作为艺术工作者,我们还可以做点什么?

有位朋友说,“人生五字”:学、做、悟、舍、了。“学”“做”二字简单明了。所谓“学”,

是“读书患不多,思义患不明。患足已不学,既学患不行”;所谓“做”,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多读、深思、虚心、躬行。“悟”“舍”“了”三个字,则意味深长。我想所谓“悟”,就是悟人生的道理;“舍”是舍弃小我;而“了”,正是回报,是“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无私奉献,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爱憎分明。确实,作为精神的刻画者,应该真挚、彻底、持久地爱生活、爱人民、爱真正的艺术,而不仅仅是爱艺术中的自己,应将生活的感受真实地反映在作品里,这就是感恩和回报。作为美术创作者,在宣纸上挥洒的,应是对人民的情感、对传统文化的回归、对时代变迁的描摹。只有自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正确地坚持艺术的价值判断和科学判断,用艺术表达中国文化精神,讲好中国故事,中国美术才能逐步在国际视野中建构起当代中国的艺术价值体系。

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艺术创作是艺术家的真情表达,真挚的情感来源于生活中浸润心灵的感动。用自己的创作反映时代的脉搏和人民的心声,对于美术工作者来说任重道远。我们倘常存高远,始终保持对生活和人民的挚爱,对文化的敬畏,不断净化灵魂,创作出的作品就会触及灵魂、温暖人心。(作者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静默中成就气象

——董正贺的书法

岳洁琼《人民日报》(20xx年11月09日12版)

不忘初心求大爱文档

时乘六龙以御天所其无逸

用敷五福而锡极彰厥有常(书法)董正贺

不忘初心求大爱文档

兰熏桂馥(书法) 董正贺

观董正贺女士的书法作品,可谓“文字之美、辞章之美、书法之美”美美与共。

董正贺于19xx年进入故宫博物院陈列部工作,至今已经40年。其主要工作是为故宫里的展陈藏品写说明。在使用电脑之前,故宫里的许多文字内容都是他们这样的工作者直接用毛笔写就的,就像是印刷术出现之前的抄经工作。故宫后设的“钟表馆”“石鼓馆”专馆,馆名匾额也出自董正贺之手,其书风追摹郭沫若书写的专馆匾额,几无二致。

参观故宫的年观众量高达1500万人次,那里无形中成为大众审美的教育场域,数量众多的楹联、牌匾、藏品的说明都在潜移默化中陶冶着大众的审美。尤其是那些文物精品等展品的说明文字,很多是董正贺用端庄齐整的小楷书就。初看之下,观众似乎不太会注意到这些说明文字,但只需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些说明居然不是打印出来的,而是用毛笔写在宣纸上的。当然,这也是故宫的一种独特的品格追求,陪伴在珍贵文物身边的说明文字本该如此。

董正贺书法作品的特质是雍容典雅,书写的大多是意味美好的内容,紫禁城中八百楹联匾额和颐和园中的美文辞章是她的最爱。这些留存后世的宫廷、庙堂与园林的“美文辞章”,拟文者多为翰林学士,更有当朝皇帝,书写者也多是一时名家,已经兼具“文字之美,辞章之美,书法之美”。在故宫工作的董正贺,自然具备了这种“独步”的优势。加之她自身所具备的优雅气度与书写内容高度契合,可以说她和她的书法作品相互涵养,承续了楹联书法的“美美与共”。

董正贺一直专注于“欧体楷书”,对于北齐《泰山经石峪金刚经》书体也有20年之久的研习,兼习李北海等行草书体。她工作中的书写内容多为简化字,没有现成的仿写对象。经过长期潜心琢磨,她借鉴草书书写中的笔势走向,凭借个人书法造诣和修养自创结体,将其转化为楷书。这种转借看似简单,实则花费了相当大的精力。董正贺的简体字楷书让观众在欣赏珍贵文物的同时,不经意间结识了中国书法,而她本人也因此成就了“新古典书风”。这种书风多表现为中锋用笔,行笔过程中遇到横折笔画转折处,则用手腕之力转为侧锋,缓

慢转动笔锋,在下行的笔势中增加逆向的笔意,使文字显现笔画之间结体的张力。参观故宫必看的《景仁宫》匾额,即为董正贺书成后刻制,是其代表作之一。

溯及董正贺的身世,可知其父董石良为书法家,京城注册老字号“张一元”茶庄便出自其父之手,此外,还有杭州西湖苏堤的“仁风亭”。董正贺由其父开蒙,年岁稍长追随徐之谦、康雍等先生,蒙受笔法。家学渊源和自小练就“把笔弄翰”的童子功给了董正贺丰厚的滋养,董正贺也因此方能做到在楠木板上直接用广告粉书写。最精彩的一次,是董正贺在18厘米高、35厘米长的楠木板上写下了400字的内容。故宫里一些抱柱上的书法,有段时间是由董正贺在板材上直接用油漆书就的,由此可知董正贺的功力。

文字的美、辞章的美、书法的美,这在赏析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到的外在美,将之联结、交融的,还是作者内在的功力与涵养,是静默中所成就的气象。

记者讲故事为何激荡人心(人民论坛)

殷陆君《人民日报》(20xx年11月09日04 版)

记者讲故事,讲记者故事,好记者讲好故事。今年在全国新闻战线广泛开展的“好记者讲好故事”演讲比赛,吸引了成千上万记者的热情响应和积极参与,11月8日晚中央电视台播出了10位优秀代表的演讲。他们的故事打动了观众,激荡人心、催人泪下,成为今年记者节的一个亮点。

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是历史就会有波澜壮阔,就会有小河流水,就会有风流人物,就会有人间百态。记天下风云者方为记者,记人间冷暖者方为记者,记天地浩气者方为记者,记家国情怀者方为记者。从职业角度讲,记者最有机会倾听人民心声,最有可能听到时代声音,也最有权利把这些时代缩影、真实故事传播开来。讲故事是记者的义务,也是记者的责任;是记者的基本功,也是传播的真能力。他对这片土地爱得多深沉,对人民爱得多真挚,对祖国爱得多亲切,就会有多少感触、感动、感激,进而就会有讲故事的冲动、激动、行动。

天天倾听别人的故事、时时记录时代的故事、经常讲别人的故事,记者自己也就有了人们期待的故事。这是新闻职业的独特魅力,也是记者的不同寻常。在记者的故事中,我们体味“岛就是家,家就是国,为国守家,才有中国边疆的宽广辽阔”“没人的地方更需要人啊”,我们感受“面对炮火无畏前行,把青春绽放在硝烟弥漫的中东战场”“哪里有突发事件,哪里就有记者的身影”,我们感激“十几年的采访,让她走出了另一条天路”“为了真实记录,隐姓埋名打工两月,终于让食品安全问题真相大白”,我们理解“马上出发,随时重返战场”“父亲去世时没在身边,孩子走了也没能送他一程”。记者也是常人,也有悲喜萦怀,也有侠骨柔肠。他们生活不易,工作更不易,但爱岗敬业是底色,崇德向善是情怀,坚守向前是精神。

为什么“好记者讲好故事”能引人入胜?就因为他们总在路上,总在一线,接触到的都是最鲜活、最基层、最温润的百姓故事、一线见闻。它们因为鲜活而生动,因为露水而清新,因为泥土而芬芳。更因为好记者凭着崇高的理想信念、坚定的职业操守和深沉的家国情怀,

以亲历亲见亲闻亲为的视角,坚持“走转改”精神,讲求“我在现场”,把好故事真实可信地奉送给受众,让人们喜闻乐见,更给人以思想启迪、情感共鸣。讲好故事,事半功倍。媒体的传播力,来自于讲故事的能力,更来自于无数优秀记者、评论员、主持人讲故事的素质和本领。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媒体人的殷切期待,是记者的光荣职责。记者不但要讲好自己的好故事,更要讲好中国的好故事。创新讲故事方法,培养讲故事能力,记者讲的中国故事一定更精彩,中国故事一定具有卓越的传播力。

用“美好心灵”共建“美丽家园”

今天,中午吃过午饭,在安塞宣传网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让家园更美——安塞县整治环境卫生巩固提升创卫成果纪实》,看完之后,给了我许多启示鼓舞,小编因此写了随笔,《用“美好心灵”共建“美丽家园”》来谈谈“美丽家园”。

用“美好心灵”共建“美丽家园”是当下推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密切联系群众的一个重要渠道,是服务人民群众、融洽党群干群关系的一个有效载体,是实现“中国梦”生动实践。很多地方都在建设美丽乡村,从根本上讲就是改善民生,通过“美丽乡村”把更多的公共资源向农村倾斜、向农村延伸,让广大农村、广大农民一起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这对于扩大内需、推进新型城镇化、统筹城乡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若真正实现了天蓝、地绿、水清、人和的改变,则群众就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众人拾柴火焰高”,用自己美好的心灵为建设魅力、和谐、幸福家园助力添彩。

“我住延河头,君住黄河尾……天下水系相连、空气一体。多一点责任意识,多从建设身边的绿色家园做起,从植一棵树、护一株花做起,从节约一滴水、一度电做起,让美好心灵之花的为此而绽放!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咦?怎么听上去这么耳熟?没错,习近平主席不久前引用的这话,24日又引用了一次——习主席说:世界万物万事总是千差万别、异彩纷呈的。如果万物万事都清一色了,事物的发展、世界的进步也就停止了。丰富多彩的人类文明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要理性看待所处的环境和文化,要接纳不同的心声,“不要看到别人的文明与自己的文明有不同,就感到不顺眼,就要千方百计去改造、去同化、甚至企图以自己的文明取而代之。”习主席的话有针对性又语重心长只有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才是正确选择。

“美丽家园”建设不只是建一栋房子、修一条路、种几棵树……那么简单,是地方民生建设的“大战场”、是实现地方人民利益的“大舞台”、是地方人民迈上全面小康社会的“快车道”,只要人民群众要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攻坚克难,群策群力,加快建设“美丽家园”,开创地方人民更加美好的明天。

时下,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没有美好的环境,就谈不上百姓的幸福生活,更没有高质量的发展。建设“美丽家园”路在我们脚下,也在我们手中,要根据我们地方特色,打造属于

自己的“美丽家园”。

让我们乘势而上,砥砺前行,用激情和担当、智慧与坚韧,共同谱写美丽“中国梦”的新篇章!

苏培成:简化字从未切断我国的传统文化

前一阵,演员袁立发表的一则微博掀起轩然大波。她表示:“简体字切断了我们的文化。”主张恢复繁体字,并配以所谓“爱无心”等图片加以解说。此微博一出,随即引发新一轮“繁简之争”,网友各执一词,有些人认为简化字是推动文化融合、加快文明进程的重要进步;但同时,与袁立一样,以简化字淡化传统为由对其大加抨击的声音也不绝于耳。那么,简化字切断传统的观点应当如何看待?我国大力推行简化字又究竟是否有其必要性?对此,光明网记者采访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名誉会长苏培成,聆听其关于简体字的深刻解读。

在推行简化字的50年里,我国的传统文化传承从未间断

汉字从甲骨文时期算起,至今已经历了三千多年的风雨,它的形体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简化字早已在人民群众中根深蒂固。现在,人们批判简化字的理由形形色色,其中的很多并不能言之成理。

当前,在反对简化字的人群中,涌现出一大批同袁立一样认为简化字切断传统文化的呼声,这一论断并不能成立。在推行简化字半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我们的传统文化不仅未被切断,而且,随着近几年来国学热蔚然成风,我国的传统文化研究更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这是因为,在继承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有两种基本途径和方式:一种是直接继承,即是我们自身具备阅读古籍的能力,直接对古籍进行研究;另一种是间接继承,由具备阅读古籍能力的专家,将古籍所表达的内容及涵义,用现代白话文的形式加以转述,使其变为通俗易懂的文字,供广大社会一般读者吸收利用。世界各国在文化传承过程中,均以间接继承作为主要途径。新中国建立后,人民政府开展了大量的汉字简化工作,19xx年,政府公布《汉字简化方案》,到现在也已走过半个多世纪的历程。而在此期间,我国继承传统文化的工作并未中断,因此,批判简化字切断了我国的传统文化,这种观点是毫无根据的。

认识繁体字与阅读经典古籍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应该说,之所以有些人认为简化字切断传统,主要理由无外乎是传统文化大多是在我国的经典古籍中记录和呈现,而这些古籍又多以繁体字印刷,而当代人大多仅能认读简化字,对繁体字却无法认读,不具备直接阅读这些经典古籍的能力,传统文化也因此无法得到继承。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认识繁体字与阅读古籍之间并没有必然的联系,换言之,一个人,只要认识繁体字,是否就可以直接阅读古籍,从古籍中吸收传统文化?事实上这是十分困难的。在19xx年推行简化字之前,人们的日常用字即是现在我们所说的繁体字,那时的中小学生、中等文化者、或那些非专业文史相关的高等文化者,他们能够直接读懂古籍吗?再如使用繁

体字的当今台湾地区,一般学生又是否就能直接读懂古籍?这些答案都是否定的。

当前在中国大陆,各种各样简化字版的古籍大量出版,并配以新式标点,这就意味着人们完全具备阅读古籍文字的能力,但他们对古籍真正的内容及涵义却一知半解。简化字尚且如此,那么,对于那些仅仅是能够认读繁体字的人而言,要想领会古籍的真正意义,其难度更加可想而知。他们需下更多苦功,潜心学习古代汉语的文字、音韵、训诂、熟悉古代的文化,方可具备掌握读懂古籍的能力。

在这里,我举《诗经》中《豳风〃七月》里出现的一个词语“七月流火”为例。这四个字均未简化,也不存在所谓的繁简差别,是中小学生就可以认读的四个简单汉字,且每个字的意义看似也极其浅显易懂。但其实,古籍中“七月流火”四个字的含义与今日大相径庭。在这里,“七月”是过去的周历七月,“火”字并非我们现在所说的“火焰”,而是指一颗名为“大火星”的星体,而“流”字也并非我们所说的“水流”之意,而是指“星的流动,向西偏斜”。因此,本词在古籍中的正确释义为:“周历七月时节,大火星逐渐向西移动。”意思是说,炎热的夏天已经过去,秋天即将到来。但是,许多人对古籍中“七月”“流”和“火”的释义不甚了解,并自以为是地用今天的字义加以解释,错误地理解为:“时值七月,天气像下火一样燥热难耐。”这也就完全背离了它的本意。由此可以看出,对于任何一个字,如果仅仅能够认读,对其原意并不知晓,多数情况下,对估计中的词句并不能正确理解。因此,认识繁体字,到正确读懂古籍,进而到从中继承中国传统文化,这中间是相隔万里的。

字形本身不能直接表意,并非简化字独有的现象

有些人提出,汉字简化之后,随着字形结构发生变化,它的涵义也随之更改。这种认识也包含错误的理解,同样值得商榷。在文字三千多年里的历史里,汉字形体经历种种变化,有些字在变化过程中,已不能通过字形本身直观表意。这一现象并非简化字独有,繁体字当中类似情况也比比皆是。

例如繁简同体的“牛”字,现实生活中,水牛也好,黄牛也罢,无一例外都是两只角的动物,然而从字形结构看,楷书中“牛”只有左半边的“一只犄角”。但时至今日,却鲜少有人以此为由批判其字形体不合理。又如“射”字,同样是传承字而非简化字,从字面说来看,表示“有一寸长的身体”,那它应表“矮”之意,表示“发射、射箭”的义项从何而来?我们常说中华民族是龙的传人,在汉人文化中,龙是一种腾云驾雾、力大无穷的意念动物,甲骨文中“龙”便是一种想象中龙的样子。而演变到繁体字时,“龍”成为左右结构,左半部分由龙头而来,右半部分则源自龙的身体,那么我们不禁发问,既然龙是一种动物,头与身体怎能割裂开来?再说“魚”,部首是“灬”,这个部首多表“火”之意,“魚”下有火,难道要将鱼做熟?

再说袁立对简化字“爱”去掉“愛”中“心”部分的解读:“爱无心,无心谈何爱?”我们再说这个“愛”,它与小篆中的形体有所变化。《说文解字》中说,爱者,行也,行貌,即描摹走路的样子。从结构来说,分为上下两部分,下半部“夊”,即从人走路的样态而来,

而上半部整个读作“ai”,为表音部分。所以说,当中的“心”,只是表音部分的一个构成,与人们理解的“心里喜爱”毫无关系,错误地将其理解为表意部分,破坏了结构原本的完整性。而至于说原本表现行走的字变为如今的喜爱之意,这则是古代汉语中的假借用法所致。

信息时代简化字的优势依然显著

从汉字学习来说,以前的小学生需要学习繁体字,对他们这个年龄的人而言,有些字是十分困难的。有一段时期,小学课本的第一课一度为“開學了”三个字,对于一个刚刚踏入小学课堂,知识基础较为薄弱的小孩子来说,要将这其中笔画繁琐的“開學”二字写在一个小方格中,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从日常应用来说,随着科技日新月异,电脑输入、中文处理系统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人们也随之迈入日臻成熟的信息时代,电脑已然取代纸笔成为主要的书写工具。因此有人提出,对于同样采取敲击键盘输入文字来说,笔画的多少仿佛别无二致,汉字简化的必要性似乎也无从体现。然而直到今天,手写汉字的使用范围也仅仅是相交过去有所减少,而非一切手写汉字的机会均不复存在。同时,即使就输入汉字而言,繁体字和简化字呈现在屏幕上的清晰度也有天壤之别。当今社会,智能手机的普及度令人叹为观止,手机已成为男女老幼的日常必需。而手机屏幕上汉字往往形体很小,若使用繁体字,会给阅读带来较大困难,尤其是一些形体相近的字,很容易模糊不清,难以分辨,进而损伤目力。相反,使用简化字则大幅提升识别清晰度,节省目力,极大提高阅读效率。

就对外汉语教学而言,我们始终希望我国的汉语汉字能够走向世界,在沟通中外文化交流中架起桥梁。许多西方人学习汉语并未感到吃力,但学习汉字却往往力不从心。被他们描述为“每个字都像一幅画”一样的繁体字,则更因笔画众多、位臵构成复杂,这种情况尤为突出。对于其他国家的广大汉字爱好者而言,简化字能够有效减轻学习困难,这对汉字跨越国门、向世界范围内推广,的确大有裨益。这在增进中国传统文字的世界影响力,加强东西方的文化碰撞中所发挥的作用是不容小觑的。

我国大陆推广简化字,但对繁体字从未丢弃

有人认为,繁体字和简化字都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瑰宝,诚然,简化字更符合当代中国的发展需要,它所具备的优势是毋庸臵疑的,但与此同时繁体字也不能丢弃,我认为这种观点是有道理的,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中国大陆推行简化字之后,尽管繁体字的使用范围缩减,但繁体字却从未就此废除。必要情况下,繁体字依然可以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明确规定,书法、篆刻等艺术作品,题词、招牌等手书字,出版、教学、研究中需要使用繁体字等诸多情形下,繁体字完全可以使用。中小学作为基础教育,要以普及包括简化字在内的规范汉字作为教学目的,而当今社会通用的又是简化字而非繁体字,因此,学习简化字完全可以满足他们识别文字,接受基础学科教育的需求,无需画蛇添足地另行传授繁体字。然而,若是文史相关专业的大学生,需要直接读懂用繁体字印制的古籍,繁体字则必须掌握,这是其知识结构中不可或缺的

部分。

而其他专业学生、其他行业从业人员,没有接触繁体字的机会,则应将主要精力集中于正确掌握、应用简化字。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非同小可的现象。前几天就有这样一则报道,一名前去求职的大学生,应用人单位要求写下一篇400字左右的简历,然而令人乍舌的是,仅仅400字中就出现24个错别字,这便是未能集中精力首先掌握好简化字引发的后果。因此我们说,就一般文化程度的读者、一般生产展现的工作者而言,没有迫切直接阅读古籍的现实要求,仍然应当把学好简化字作为首要目标。

更多类似范文
┣ 文档格式要求 600字
┣ 文档填写要求 3100字
┣ 文档要求 (1) 500字
┣ 残疾人康复档案需求填写内容 700字
┣ 更多需求文档范例
┗ 搜索类似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