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的中国人(4300字)

来源:m.ttfanwen.com时间:2016.4.18

无耻 中国人 孔子

“社会上的怨气,转化为一层又一层的暴戾之气,这种暴戾之气便是杀伐的源头。每个人都觉得是受害者,每个人又在加害他人。不仅加害,而且有理由、有预谋、理直气壮、坦然地加害。似乎受害者天生就有报复的权利。于是,在这种境况下,羞耻心被愤怒心取代了,伤天害理也变得理所当然。”

人们常将“温水煮青蛙”的故事,用来对时局和政体进行讽喻,其实它还有另外一个版本:青蛙不是被温度越来越高的水煮死的,被煮死之前,已经被溶解在水里的各种物质毒死了。

App应用里,有两个软件下载率很高,一个是“PM2.5监测”,一个是“中国求生手册”。前者跟国际接轨了,日本人当PM2.5接近100时,当地政府就会赶紧种树,而中国的数值则经常不准,即便超过200,有时还显示空气质量良好;后者则是中国民间的智慧,所谓求生手册,就是不想被温水里的物质毒死,网友自发每日更新、搜罗各地公开新闻报道,警示哪些东西可以碰,哪些碰了是灾难,包括吃穿住行等等。

如某日的求生手册,标题就有“我国瓶装水标准不及自来水”、“凤凰古城昨夜经历塌桥惊魂”、“贝因美被查出婴幼辅食汞超标”、“奈米科泉桶装水存致癌风险”、“医院急救药瓶含玻璃渣”、“1.5亿元卫生巾制假窝点被端”、“一碗牛血汤,吸尽几十年甲醛”等等。

当我们成天“浸泡”在这样的消息里时,已经见怪不怪了。19xx年,北京大学伦理学教授何怀宏出版了他的新书《底线伦理》,所举的事例无外乎开发商把绿地盖成了房子、公交车售票员2元车票收3元、旅游景点坑客等等。现在看来,上个世纪的人尚有羞耻,略有良知,懂得礼义廉耻,至少撒谎会脸红,做错事会觉得内疚。但到了本世纪,第一个十年一过,似乎社会基因发生了突变,底线伦理早已经崩盘,不适用了。何怀宏教授语重心长地说:“‘己之不 1

欲,勿施于人’就是一种基本的底线伦理。”而刚刚在微信圈里传得很吓人的一个事情是:一户卖草莓的人不让自己女儿吃自家产的草莓,但女儿在后园偷吃了好几年,结果长得很胖,并生了绝症,因为为保鲜草莓上喷有剧毒。——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丢失了自己做人的羞耻之心?

夜深人静时,那个“我”便出来了,有羞耻心,有正义感,有五伦七义。 “社会上的怨气,转化为一层又一层的暴戾之气,这种暴戾之气便是杀伐的源头。每个人都觉得是受害者,每个人又在加害他人。不仅加害,而且有理由、有预谋、理直气壮、坦然地加害。似乎受害者天生就有报复的权利。于是,在这种境况下,羞耻心被愤怒心取代了,伤天害理也变得理所当然。”这是一位媒体人士这样理解。

也有人说,如果一味向外求,对物质、利益和名声过分迷恋时,忘了自己做人的本分,自然便会丧失掉“耻感”。“耻感的丧失也是文明消失的一种方式,这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可以说是一种返祖现象。”

人生存下来是第一要义,原始社会可以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但几千年过去了,如果人仍然处于很高的激素状态、自卫状态以及极低的道德状态、无耻状态,那么不过是印证了学者余世存的一句话:“我们离做人还很远,我们处在人类的前夜,只不过是类人孩而已。”他悲悯地看到华族在儒家传统与西方物欲侵袭下的两难选择。

一位白领笑称自己是从“小资”堕落到“屌丝”,他反思道:“个人往往受时代、环境、现状的裹挟,这种裹挟的蛮力是很可怕的,别人都不知羞耻、丧失底线,你一开始不好意思,但慢慢竟习以为常,一层层地剥落,直到终于裸奔。”他感叹说:“要么你就出局了,不在这个局里玩,或许可以洁身自好。”

这种“时代的蛮力”就像一列停不下的高铁。你不上车,就被淘汰,更多 2

人还在往车上挤。响着的汽笛名字叫做“GDP”,它还有很多外号,如:发展意味着一切、改变命运、让父母生活得更好、实现理想、成功人士、小康等等。

中国GDP攀至第二、奢侈品消费攀至第二,可谓是中国的一个分水岭。在分水岭那头,人尚有人格,国尚有国格,过了这个分水岭,人格可以交换、贪腐者在落网前受人羡慕和尊敬,贫穷而听着风声遭人嘲笑。上世纪80年代,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是互相尊重,领导像领导、下属像下属,无论搞学术、做科研还是谈买卖,都透着一个彼此尊重、温良恭谦让的劲儿,领导不会侵犯下属做人的底线,下属以人格尊严获得做人自信。而现在叫什么,“舔菊”,代替了“无耻正在流行”的说法。无耻者越多,知耻者越少,这也是社会学上的“破窗效应”,用经济学家的话叫“劣币驱逐良币”。

上世纪90年代,尚流行“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一说。究其实,他们本应该是特别心平气和的同一类人,只有分工的不同。但你要说“分工的不同”,便会被人耻笑,像是宣传口号,没人信以为真。

耻感的丧失,源自环境对个人的剥夺,从而导致自我身份的严重低估。 西方文化多重“罪感”,东方文化多重“耻感”。故西方人意识中多有原罪,因此法律大盛;东方人意识中有“羞耻之心,人皆有之”,故常以教化约之。

罪感文化与耻感文化的不同,导致东西方走了两条不同的路,东方人重心性,西方人重现世。东方人重人情世故,西方人重律理规条。东方人圆融、忍辱、变通,西方人严谨、事功、呆板。

很好笑的是,即便在东方儒家文化圈的国家中,中国人也不像新加坡和日韩那样“克己复礼”、“尊师重道”了,他们是另一类人。耻感文化在中国人那里,几乎殆尽。

3

不过,在中国文化里,耻感曾经大盛,一次是孔子感叹礼崩乐坏而梦周公、修春秋、编六艺、注易经。一次是宋明理学搞复兴运动,“存天理、灭人欲”,给中国人穿上了道德的紧身衣,产生了一大批道学家,将活泼泼的生命弄得老气横秋,生活质量很差。最近一次,则是民国三原儒(梁漱溟、熊十力、马一浮)意图将中国人的礼乐传统续上。有人比喻说,手筋脚筋都被砍断了,这几位大儒想要再续上。砍断的原因有:自身流弊、政体混乱、西潮渐进。用儒家原训而言就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

这三次针对耻感的文化运动,可以说,孔子制订的道德衣裳刚刚好;朱熹一路太逼窄了,逼凡夫成圣人;马一浮一路又不合时宜,生活方式演进了,旧衣裳不合身。

羞耻和天性解放并不矛盾,打着羞耻的幌子,约束天性,或打着天性的幌子,搞不知羞耻、不怕丢丑的事情,都是可耻的。这中间有一个“度”存在。但如何掌握好这个度,则自在人心。道德和功利的关系,英国的哲学家杰里米·边沁(JeremyBentham)就说过:“什么是道德,就是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以前骂人,说“你这个丢丑卖国”的家伙,那是很严重的斥骂,或骂“卖友求荣”等等,但现在,丢丑和卖国是联系不起来的,卖友求荣,似乎为了个人利益也可以理解。

看影视三十年的变化,从牵手、拥抱、接吻、露点到三级、AV或郭美美和干露露,人们对羞耻的免疫力越来越高。每个年代有每个年代的羞耻和道德标准,有时,过一点便为耻,不逾矩便为羞。羞和耻是一对矛盾的共同体,孔子到七十才懂得“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奥妙。

茅于轼在《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一书中说:“第一个象限就是利人利己,对别人对自己都有好处。第二个象限是损人利己,对自己有好处,对别人有坏 4

处。第三个象限就是损己利人,自己有害,对别人有好处。第四个象限就是损人损己或者损人不利己,对别人对自己都有坏处。”利人利己、损人利己、损己利人、损人损己这四种情况,最好的一种情况,从全社会来讲是利人利己,从道德来讲损己利人是最好,损人利己是最坏的,但是从一个社会上来看,损人利己和损人损己是同一件事。

孔子也说到过这件事。《吕氏春秋》有:“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这便是利人利己的故事,如果子路不受牛,则其他人不会效仿“拯溺”了。

茅于轼担心的是,现在的人行事往往是处在第四象限内“损人损己”。以为害了别人,心里暗暗高兴,不料种因成果,在想不到时自己吞下苦果。

耻又分个人之耻与国家之耻,一般情况下,二者是统一的。但若礼崩乐坏,则个人之耻是国家之荣,或国家之耻是个人之荣。

耻感发乎天性,有时当时便知觉,有时被蒙蔽,慢几拍,过后才醒悟,所谓“知耻而后勇”。耻感文化既受社会影响,也受历史影响,最后,变成每一个人身上既有个体,也有全体人类,“一就是一切”。

人有人格,耻感的丧失,即人丧失自己的尊严和应有的身份,然后从“人性”向“奴性”下移,人的权利被剥夺,自我认知也趋于“精神矮化”,人于是变得“屌丝化”。从最开始的抵抗到麻木,然后到合谋,最后成为时代的帮凶,正如季羡林感叹说“坏人是不知道自己是坏人的,因此坏人不可能变好”,无耻者极有可能是不知道自己是无耻的,好在其一旦知耻,便会“后勇”。

这也是我们对这个社会抱有信心的缘故。知耻是好人和坏人的分界线,也是坏人能不能变好的标志。

避世、行世、济世,也是知耻。

5

耻者,止也,有所为有所不为。头上有星空,内心有道德律。关键是,这道德律不能约束他人,只能约束自己。凡是打着道德的大旗让别人有耻的,一定是无耻之徒。知耻,只能反求诸己,只能自我完善,只能返观内视,一旦约束他人,便成道德审判、正义绑架、个人优越感的大放送。这便是其可说和不可说的地方,也是流弊甚广之处。

无耻者要做很多事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无耻,知耻者什么都不用做便让人明白他的知耻。凡知耻者,必有闻过则止、改过自新、止于至善的机会。

无耻者下贱,知耻者高贵。不怕丑不是一种钝感力,而是一种爱的能力的退化,怕丑不是一种脆懦,而是生命的底线打出的信号灯。

是非在哪里,界线就在哪里。无关功过,无关荣辱,无关得失,但关乎世道人心。千百年来,未曾变过。

明代学者王阳明提出“致良知”,流传着一个他的故事——一次被盗贼所困,盗贼问:盗贼可有良知。他答有。盗贼不信。他说:你们把衣服脱下来,我一层层证明给你看。脱到裤衩时,盗贼不愿脱了。王阳明说:“你看,这知耻就是你们的良知。”

亚当夏娃被赶出伊甸园,赤身裸体,但知拿树叶挡住私处。这个故事正因为知者众,反而听起来不那么吸引人。

知耻,即知觉的一种。知而不觉,是大耻,知而有觉,即良知。

孔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孔子的好,在于个人的修身;孔子的不好,在于治人。一俟治人,便成为手段、功利与术用了。听孔子,也要听一半。孔子之语,企图太大,“中人,不可语上也”。

6

高群书导的平民电影《神探亨特张》中,警察审问小偷时,小偷辩解说:“社会上有那么多缺大德的人你不抓,为什么偏偏盯上我啊。”无耻者的逻辑是:总有人比我更无耻。

张立宪扮演的警察过去拍了拍贼的肩膀:“你呀,五行缺德。”

7


第二篇:韩国人的无耻映射出的是中国人的无知 3100字

韩国人的无耻映射出的是中国人的无知

2011-05-02 08:05 转载文章 我说两句(16) 转发至

韩国人的无耻映射出的是中国人的无知

韩国人抢夺中国文明文化的无耻映射出的是中国人对自己文明文化的无知。

常有一些文友和我谈起韩国人是怎样厚颜无耻、明争暗夺中华文明文化的,说时悲愤填膺,但除了愤恨带加谩骂外,似乎毫无解法了;还有不少网友、学者打来电话专程讨教韩国人的这些糗事,问我怎么办?难道就让这些韩国的无耻之徒如此肆无忌惮的诬我夺我文明文化不成?

我就逗他们:你们现在着急了吧,韩国人将中国的文明文化当作是他们锅里碗里的“佳肴”大口大口的吃着,你们除了干着急骂大街外,还能干什么呢?可你们想过没有,他们为什么能搅乱历史来为他们的各种目的张目呢?说“空穴来风”也得有“穴”呀!

那么这个“空穴”是什么呢?这个“空穴”就是中国人自己对自己文明文化的无知——忘记了祖先开拓全球的辉煌文明史并最大限度的去截断自己的历史。本来是祖先在上万年到6000年前就开创了古史记录的“神农以远为大九洲”的全球一统的文明文化世界(现日本还有九州岛是为地名遗存),只是到了黄帝后“德不远播”,在神洲(中华大本营)形成小九州。这也就是西方学者研究中发现的中华文明与

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相同相似的原因,也就有了“西方中心论”者说中华文明是这些文明传承过来的口实了。

如1894年伦敦大学教授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编撰《中国古文明西来论》一书(《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他将巴比伦古史与中国古史相对比,武断的认为中华民族、中华文明皆来自巴比伦。如说巴比伦的楔形文字为中国的八卦与文字之源;中国小麦系巴比伦传入;一年四季、置闰月、12甲子循环,60年为一纪等皆来自巴比伦;巴比伦的酋长奈亨台(Nakunte)于公元前2282年率领巴克(Bak)族东迁,此酋长即黄帝,巴克族即中国所谓的“百姓”。

而我们自己呢?我们的文明史从孔子、司马迁开始就搞起了民族虚无主义、疑古从那时就开始了。《论语》说孔子不语“怪力乱神”,在整理古籍时,“述职方以除九丘”、“断自唐虞以下讫于周”,剪裁了他认为不合适的许多上古档案史料,如西周《诗》3000首到孔子整理时变成了《诗》300了,活生生斩断中华古史,剩一鱼尾。到司马迁时,继承孔丘历史观,不懂《山海经》等先秦史籍所载古民族图腾的内涵,怀疑《山海经》、《禹本纪》等先秦史书的真实性,“至《禹本纪》、《山海经》所有怪物,余不敢言也。”将“三皇五帝”史当成了“怪力乱神”的神话。而近代西方的崛起,产生了西方中心论,加上国内疑古派的长期“搅乱”,到后来国内外西方中心论、民族虚无主义的大合唱,活生生地要将人类文明的源体、母体进行最大

限度的压缩、扭曲、变形、分断、撕裂,而这一过程,有的是学术无知的跟风,有的是要达到种种目的。中国历史界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本有古史记录的历史,后人就是要怀疑要将其当成是神话或传说。 我并不反对对历史进行必要的断代,但首先要使整个历史的框架是基本符合历史的而不是变形的,中华文明史本少则上万年却硬生生要压缩成五千年且还要对二千年进行所谓的断代,从而使所研究的东西错位对不上段,又给本就反对要捣乱要混淆是非的海内外乱史者以口实和把柄。

而中国主流历史学界、知识界长期以来唯西方是瞻,保守陈规,谨小慎微、惟惟诺诺,长期无为,搞学术山头,甚至以所谓学术的严谨打压真知灼见富有开创的学术见解,同样助长了这些因素的孳生和蔓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韩国的一些心怀叵测的学者认为时机来临,乱史以达到他们的一些路人皆知的目的。

所以我说,们们现在着急了,那么平时为什么不发点狠、下点苦功多研究点呢?连个基本去驳斥谬论的水准都没具备则只知道骂大街了。不仅如此,而当中国的民间极少数的智者研究出一些东西,你们又感觉到突破了传统,也是嗤之以鼻地加以讽喻揶揄。

不是吗?当我从历史的逻辑来这样叙述中华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关系时,你们可能比骂韩国人还要凶哩!如在一些论坛里,当有的人看到

我阐述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时,怒不可遏,“你比韩国人还无耻呀!”“请你拿出实证来!”

我就调侃加反驳这些人说,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你没看到过,也不知埋在什么地方,你就死活不承认有这个爷爷的,除非你挖出尸体或其它遗物来;并且如果是你真的找到了尸骨或遗物什么的,我还可以说你的这些也不可靠,总之我就是要叫你没辙。问题是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这个爷爷终归是有的嘛!

好在还是有比较清醒的网友替我舌战,有的水平很高。如有网有说:我认为,文明史的研究不是数理化,不是一加一等于二;我欣赏流波的这个比喻,说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不知埋在什么地方了(没有了考古证据),就死活说你们必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出这些实证来,否则说有这个爷爷就是伪证,就是荒谬;文明文化史的研究主要是一种理论、方向、逻辑上的正确,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考古、史料、民俗、神话等进行综合的研究,就能得出比较合符历史真相的东西来......

我说了这么多要说的就是,因为你中国人自己不承认自己本来有这么长的历史了,自己从孔子时代就开始截断夏商周三代以来的历史,更不要说什么“三皇五帝”了,你要说便是把神话当历史,是“无耻至极了”,这不比骂韩国人还凶么。

问题在于从中华本土几千年前就走出把当时中华文明带到世界各地的先民必然保持许多中华古文明、文化、习俗,这就是韩国人敢于从历史上“空穴来风”的缘由。

就拿这个端午节来说,端午节本来是七八千年前就盛行在长江流域的以龙舟形式所运行的水葬、祭祖仪式,只是到了两千多年前屈原死时也进行了这样盛大的水葬仪式,结果是把端午节本来的内容、来龙去脉掩盖了成为了纪念屈原的节日。由于日本列岛、朝鲜半岛的人大多正是长江流域几千年前迁徙去的,从一万多年前到秦始皇到汉到后来不同时期都有去世界各地的,东北亚实际是中华先祖开拓美洲北极圈的中转站。比如北方按古方位为“壬癸”,是为鬼(癸)方,故北方民族叫苦夷,留下今天的地名就是库页岛,日本列岛、朝鲜半岛的古代人又叫苦夷人,到美洲留下今天的伊洛魁人,等等。

因此韩国在争端午节时,他们说我们的端午节比你们的什么纪念屈原的早了几千年去了,而事实确实是这样。中国学者当然被这样的问题搞得哑口无言,因为他们把自己的历史、祖先的历史忘记了,截断了,自“灭”自己的文明文化还自以为是是高明是正统的么。好呀,韩国人就说你搞你的“高明”去吧,我说我的“历史”,叫你“有理说不清”、“有道讲不明”,他们暗喜中国人自己把祖先的历史给“灭”了还不知所终。

本来韩国的端午节习俗是从长江流域带过去的,人也是从这里过去的,但我们主流的研究却去否定这些;既然自己否定了本来的历史真

相,当然就给了韩国人“无限生机”,你说他无赖他还真的就无赖到底:你们不是说我们是东夷么,你们不是说还有南蛮、西戎、北狄么,那好,我就给古代画地图了,你中国人看到就是了:你们“中国”、“汉”不就是中间一点点了么,其它地方都是我们这些夷族(韩国)的了。这不就是网上流行的韩国人在他们的书里画的古朝鲜地图的来源的么!

他们还说孔子是他们韩国人,因为孔子按汉族的说话不是东夷嘛。还推理说耶稣也是韩国人的,因为颛顼帝也是长江流域的人,同样是东夷的,颛顼就是耶稣,故也是我们韩国人的了,气死世界的人,呵呵。所以说,正是由于中国主体历史界对对文明文化可以说是主次不分、好坏不分、正邪不分、对错不分,自“灭”历史两千多年,才给了韩国人、日本人、西方人太多的可乘之机。(昆仑快报)

更多类似范文
┣ 做谦恭有礼的中国人活动总结 500字
┣ 中国人的 20xx年终总结 2100字
┣ “做谦恭有礼的中国人”总结 700字
┣ 中国人总结和教授的自然拼读法 3700字
┣ 更多中国人的总结
┗ 搜索类似范文